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媒体报道 > 公司新闻

公司新闻

有了经纪人秸秆离田不再愁

来源:admin 发布时间:2016-07-01 18:44:19

本报记者 范克龙 文/图“一吨秸秆卖给电厂近三百元,卖给养殖场作饲料要四五百元”
 
  ——秸秆身价越来越高,供不应求
 
  6月14日晌午,在定远县张桥镇南杨村的田间,一台搂草机呼啸而过,原本散落在田间的小麦秸秆迅速被聚拢成行,后面紧跟着一台打捆机迅速吃下聚拢的秸秆,一捆高约1米的圆柱状秸秆包从机器里吐出;不远处一台抓草机正挥舞着钢叉铁臂,轻轻抓起一捆捆秸秆,有序地堆放在地头。
 
  站在田埂上指挥农机手作业的是南杨村村民孙耐丰,孙耐丰原本在外做运输生意,眼瞅着秸秆越来越值钱,今年索性购置了打捆机等机械,做起了秸秆经纪人。 “秸秆以前没人要,现在是个宝,大家抢着收。电厂就在几公里外,秸秆不愁销。”孙耐丰告诉记者,秸秆从田间收集打捆运送到收储中心,人力加上运输成本约200元/吨,卖给电厂或者做蘑菇基料,能卖到300元/吨,每吨能赚100元。虽然初涉秸秆市场,但仅仅一周的时间,孙耐丰就作业了6000多亩地,收储1000多吨秸秆,收益上万元。
 
  界首市王集镇朱庄村秸秆经纪人鲍文告诉记者:“现在秸秆不愁销,身价越来越高,一吨秸秆卖给电厂近300元,卖给养殖场作饲料要四五百元,卖给造纸厂更贵,一级料能卖六七百元一吨,而且供不应求。 ”去年鲍文共收储了1万多吨秸秆,获利上百万元,尝到了秸秆回收的甜头,今年他打算扩大收储规模,争取收储两三万吨。
 
  “刚开始做的时候,还担心秸秆好不好销售,能不能赚钱,两年做下来,感觉秸秆回收效益可观,还有补贴,现在很多人都抢着做。”鲍文介绍,经纪人以5分钱/斤的价格收购秸秆,农民运送秸秆的积极性很高。 “农民拉一车秸秆三四百斤,有的人一天能拉20车,一天收入就是三四百元。 ”
 
  “秸秆回收利用以后,秸秆有了去处,禁烧压力也少了很多。”定远县连江镇镇长黄卫红介绍,秸秆粉碎还田收割机要加挂粉碎机,每亩多20元费用,还田后还要旋耕,每亩又多20元。秸秆离田,可以让农民每亩地节省40元,深受农民欢迎。
 
  “现在秸秆不是卖不掉,而是收不上来”
 
  ——秸秆离田仍然看天吃饭,收储难是最大问题
 
 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,在逐渐形成的秸秆产业链上,秸秆经纪人是非常重要的一环。对于广大秸秆经纪人来说,秸秆回收仍摆脱不了看天吃饭的命运。
 
  “今年午季频繁下雨,不仅打捆机不能下地,秸秆品质还不好。 ”定远县连江镇秸秆经纪人李长山说,秸秆淋雨后潮湿,打捆后容易发霉,卖不出去。另一方面由于午季农时紧张,留给秸秆收储的时间有限。 “眼看夏种都快结束了,已经没有秸秆收了,到现在才收了几百吨秸秆,今年肯定是赚不到钱了。 ”李长山沮丧地说。
 
  “现在秸秆不是卖不掉,而是收不上来。”李长山判断,今年午季秸秆肯定缺货,后期价格还会上涨,余下的两垛秸秆他暂时还不打算出手,等到价格上涨了再卖。
 
  让李长山们担心的是,秸秆回收生意虽然红火,但是供应不稳定。除了天气原因和农时紧张外,政策的不确定性,也让他们心里没底。当地一位干部告诉记者,虽然政府鼓励秸秆综合利用,但是由于禁烧压力太大,秸秆收储离田存在焚烧的隐患,没人敢冒这个险。 “秸秆及时粉碎还田,能够彻底消除焚烧隐患,政府出于禁烧考虑,往往要求秸秆粉碎还田,经纪人面临无秸秆可收的窘境。 ”
 
  收储是秸秆离田最大的难题。鲍文介绍,秸秆回收季节性强,一年两季,秋季时间较长,有将近一个月时间,午季时间太短,真正留给打捆的时间只有一周。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尽可能多地收集秸秆,并不容易。 “我购买的是大功率的打捆机,一天只能打捆100吨秸秆,一个午季也只能收六七百吨。 ”
 
  收上来后存放也是个问题,即将投产的光大生物能源(定远)有限公司是当地最大的秸秆回收企业,设计年收储秸秆量10万吨。该公司总经理助理纪宁介绍,电厂现有场内场外两个料场,最大容量只有万余吨,平均每天消耗800吨秸秆,库存燃料仅能维持一周。
 
  秸秆经纪人也面临库存难题,鲍文租了200亩的料场,堆满也只能存放1万吨秸秆。高库存还面临防火压力,比如水稻秸秆水分大,打捆时压的比较实,库存中如果热量散发不出来,容易发生自燃。 “料场一旦失火,对经纪人则意味着血本无归。 ”鲍文说。
 
  俗话说,“三里不送草”。鲍文介绍,秸秆回收虽然有利可图,但是经不起折腾。高昂的运输成本和人力成本,很容易就把利润吃掉。“一车秸秆从界首运至临省河南,运费要几千块钱。 ”对于高昂运输成本,孙耐丰颇有同感:“秸秆一捆1米高,装3层连车就有4米高,一车只能装两三吨,好在电厂就在附近,运远了还真划不来。 ”
 
  “有了系统的网点布局,秸秆收储效率大大提高”
 
  ——多渠道为秸秆找出路,秸秆收储体系亟待建立
 
  在定远县连江镇江巷片秸秆收储中心的草场内,两大垛小麦秸秆包裹严密,受到特殊保护。 “前几天秸秆堆满了整个草场,这两天求购的人很多,都卖出去了。 ”李长山介绍,“现在秸秆不愁卖,有的企业会主动找上门。去年共收了两三千吨秸秆,赚了二三十万元。 ”
 
  省农委有关负责人介绍,秸秆离田利用规模较小,尚未建立完备的秸秆收储体系,秸秆收储尚处在零打碎敲状态,收储能力弱及原料不足,已成为制约秸秆综合利用企业发展的瓶颈。
 
  推广秸秆综合利用,离田是第一步。如何畅通秸秆离田路,关键在于建立科学的秸秆收储体系。定远县连江镇通过构建“收储中心+网点+临时堆点”的三级收储网络,形成高效便捷的秸秆收储体系,实现秸秆快速离田。该镇以“企业主体,政府奖补”的方式,鼓励经纪人在镇中心建立 2个秸秆收储中心,全镇5个村每个村为1个网点,每个网点下设若干个秸秆临时堆放点,织成秸秆离田物流网。

微博关注

微信关注

Copyright 2016    南京国蓝新能源版权所有   苏ICP备16031173号